追蹤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關於部落格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 34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转自tungsik] 小勁出題:上海?上海!

D. Kistch said... 人民質素/國際文化/文明進步 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香港再 "原地踏步”多等她十年,也高估上海了. 北京的朋友跟我說:在大陸守秩序會吃虧的,甚至會遭人嘲笑. 這是什麼原因?或許兩地文化根底兒不同,上海有她上海的風格? 不過,上海追過香港,從來不是擔心的題目,問題係香港繁榮穩定到底有無你我份? 12:20 PM 近非 said... 人比人,比死人。我覺得人們常說香港比不上上海,有時又會說香港排名下降,快給新加坡趕上。但這個地球又不是只有這幾處地方吧?我們面對的,心中擔心的應該是來自全球的競爭,但這個問題其實由香港從一個漁港開始已經有的事,樂觀點面對吧。 其實這許多年來,我最擔心的是,香港人漸漸地失去了天真有夢想和勤奮的性格,過往憑拼勁創新局面的精神已經不復再;現在很多香港人只在樓股市中炒快錢,幹什麼也有投機成份。香港是金融中心還是投機中心?香港地少,人口及人材相比起來也少,不是說上海、北京或新加坡有何特別優勢,但是那兒只要有二或三成人口是優質人材,加上地大物博,香港的確會被趕上。但是,人太多而整體人口的質素的確需要時間去改善,可能因為這樣,地大人多的國家如美國,除了華爾街的精英外,其他的美國人給我的印象就不是特別的出眾了。 (後話:當然我希望袓國的人口質素能改善,我們一眾待字閨中的成熟女性可以廣結異地緣,不讓香港男士專美,這才是真正的人才交流!) 3:58 PM 小杜 said... 我第一次去上海,本地社會還未興起「上海威脅論」,我是遊客,對上海的國民生產總值和長三角的發展策略都沒什麼興趣,只一心一意去梅龍鎮和王寶和祭五臟,到綠波廊吃甜點,吃南翔小籠包,吃了一個肚滿腸肥。當年覺得上海有點土,跟文學和電影中常見的「十里洋場」有相當大的距離。 這幾年又去過上海幾次,一次比一次吃驚。金茂落成之後上它的頂樓喝咖啡看夜景,親眼見到十里洋場的真身,很難忘,更難忘的是那張昂貴的賬單,也是這次消費經驗,提醒我眼前的上海正以極速前進,正如「上海威脅論」已經成為推動香港自強的理論一樣。 於是我由遊客變成了挑剔的觀察員。在新天地,我在星巴克狠批資本主義把每一個城市弄成一個樣;在樓盤廣告面前,我懷疑上海市民如何能負擔不斷攀升的樓價;在飯館,我落足眼力看服務員的水平能否跟國際接軌,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就會學小勁說:人才最重要,質素最重要,上海跟香港還有一大段距離呢! 每隔一段日子,媒介又推出一些新看法和新數據,為上海威脅論加油,我們怎樣思考上海,愈來愈受媒介影響。有一段日子,香港的中小學校長頻頻往上海考察他們的教育改革,有關當局經常把上海的學校說得天上有地下無,我們的學校落後太多了...... 終於大家都有點累壞了,每個城市都有她的前世今生,何苦這樣神經質?不如把握時光,細看這個不是為了跟香港競爭而存在和發展的上海,以一個遊客的心情,好好體會只此一家的上海風情。 6:31 PM 718 Chung said... 說到上海的城市運輸系統,令我想起在廣州生活日子,廣州公交系統不分時間地堵塞和擁擠,至今情況都沒有什么改善。我想不同城市有不同的生活模式,對于工作壓力較低、上班時間較短、到路程不遠地方工作的城市人,堵塞和擁擠都可以容忍和接受的,反觀香港小小的堵塞都會帶來很多痲煩,而且絕不容許。 我們都知道十年後的上海還是上海,十年後的香港仍久是香港,回想十年前上海和同期的香港,在每個人的記憶中是否都一樣? 答案也許清晰、糢糊、零碎、整全,或者什么都不是。我們會憑記憶、經驗或印象去判斷一件事,如果在十年前的上海及香港,發生難忘的事,借此直接比較兩地時間軸上不同點的異同。但是,當年不怎么聽說上海,那么在我們心中以前的上海就是現在的上海。我本人沒有機會去上海看看,還是聽到過上海的朋友說說上海跟香港。 1:18 AM 文心 said... 上海,只是小學時到過一次。我所認識的上海,是媒體和朋友口中的上海。媒體告訴我們,上海人如何一擲千金,如何懂得享受生活(懂得消費的代名詞);朋友口中的上海,實際上也是媒體展示的上海。眾口一詞,告訴我香港以往在經濟上的優越感已所餘無幾,我已「淪為」港燦。 政界、商界和媒體「控制」我們如何去看,甚至如何去思考。香港人恐懼被「追過」,或者要「追上」某某城市,絕大部分都只是著眼於經濟,其他層面鮮有提及。為什麼? 經濟上的比較,由「客觀」的統計和數字呈現,我們無從辯駁,只有承認上海正快速的追上香港。脆弱的心靈轉而放大上海人的暴發戶心態,批評人家有錢沒文化之類。若要比較非經濟範疇,我們又會否想想上海在法例上對工人的保障比香港好,那邊的閱讀風氣比這裡廣?當然,問題可能是非戰之罪,香港人習慣被餵養,媒體不告訴我的,我哪懂得自己找資料去比較? 倒過來說,董生希望香港追上紐約,所指並非紐約那多元種族的共融,或者濃厚的民主氣息,說到底仍是經濟成果。我們談論的重點,為何從來只是經濟? 認同小杜所言,每個城市都有她的前世今生。如果文化是日常生活,兩地又如何可以量化比較?除了經濟方面,我們對上海有多大了解?我們在談論的上海,到底是哪一個上海?是誰的上海? 3:15 AM 柯貴妃 said... 在早幾年當上海威脅論初上場之時,就一心要到那兒走走看看。 我想,經濟發展所帶動及衍生的各種或虛或實的繁華景象,世界上哪個如此這般走過來的城市沒有經歷過?上海在二、三十年代經過的,因緣際會再香港植根重生,回看七、八十年代,那時我們還不是目空一切,投入一個又一個永遠燦爛的繁華夢?現在上海要趕快追回那失落了的數十年,只是故夢重溫吧,有甚麼稀奇? 愛上海因歷史錯摸幸得保存的新舊交替風物誌﹔不愛她內裡拔扈囂張、氣焰難抵的港商和在地鐵中莽撞粗暴的市民。 愛香港因歷史錯摸幸得保存的制度和生活模式﹔不愛她內裡仍然迷信走精面快錢是城市哲學的你我他。 12:49 PM Karen said... Dear editor,上海趕過香港? i've read your article 上 海 追 過 香 港 and just want to respond little bit here. I have a friend just came Hong Kong from China to visit. She stayed here for 1 week. She lived with my family and we showed her all around HK. Before she left, she told us that she has been to many big cities in China like ShangHai. She heard about people saying that ShangHai is way too advance than HK. However, she said after visiting here, she feel it is totally not true. She really think HK is still much more international and morden than Shanghai. The technology, the quality of the people, prosperity in general is still HK better. For example she said, everyone saying the 外灘 is very pretty and got a lot of top buildings like HK. However, apart from 外灘, the rest aren't that impressed at all. HK is different. Apart from Victoria Harbour, the rest of HK in general still got a lot of top and fancy buildings. Also, the quality of people is very different in two cities. She said when she was at Shanghai, she went shopping in those really big malls. However, there are few times when she didn't buy things from some shops, the owner and the staff scolded her. On the other hand, she said HK is different. She said HK shops are very polite. Many times she didn't buy anything from them, the staff still smile and say goodbye to her. When is it the time for my friend to go back China from HK, she said she love it here and really hope can come again soon. Well, she is from mainland China and i think her opinion might mean something. Karen 12:40 PM 向問天 said... 與朋友在美國拍了些深夜天體照片(見www.starrydream.hk/M33.jpg),在網上討論區貼出來與天文同好分享。有回應認為,照片拍得美,原因是有支18吋F2.8的廣角大望遠鏡。這種只看重硬件,而忽略技巧與耐性的狹隘看法,與擔心「上海追過香港」的想法何其相似﹖ 任何事想做到成功,天時、地利、人和都有其重要性。今天,上海的建設固然矚目,硬件固然有用,但得來容易,只需大灑金錢便可﹔但人的質素和制度,卻非一朝一夕可以建設起來。上次見識上海金茂,建築是否優美,見仁見智﹔但其內廁所「遍地黃金」,卻令人哭笑不得﹗類似情見於不少內地建築物,新建的大樓,往往因為保養維修落後,而急速變得破舊。建設容易,良好的管理卻不容易﹗ 不排隊,工作不起勁,人民質素參差(不敢用「低」這個字),還不是最要命的,根深柢固的貪污,其嚴重性足以動搖國本﹗一些人將貪污賄款的支出,看成為做生意的成本之一,又或更將之美化為造成生意的潤滑劑。在資本主義社會裏,商人各出其謀,在商場上爭個你死我活,制度鼓勵優勝劣敗﹔但在貪污盛行的中國,以權謀私才是發達的捷徑,貧富懸殊日益嚴峻,長此下去,難保不會動搖社會的穩定。 香港人,千萬不要看輕來之不易的法治和貪污之為患,盲目向內地靠攏,看重「一國」而忽略「兩制」的可貴,誠自長城也﹗ 4:32 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