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關於部落格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 34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香港 --- 阜陽

歷年來,奧斯卡在香港主要媒體的網站上所佔篇幅極小,但其實與香港的關聯真不小:

首先是今年:

- 香港導演楊紫燁(Ruby Yang)的《潁州的孩子》以其震撼心靈和直面現實,獲最佳紀錄片獎

- 根據港片《無間道》改編的《無間道風雲》成奧斯卡大贏家,獲最佳電影、導演、剪接及改編劇本獎,儘管香港觀衆普遍認爲後者不如前者精彩

再就是7年前葉錦添憑《臥虎藏龍》勇奪奧斯卡最佳美術指導獎,與李安一道,共同開創了華人獲奧斯卡獎的先河。

香港的電影業,加油!

-----------------------------------分割綫-----------------------------------

在youtube 上看了《潁州的孩子》的片斷,讓我思緒萬千。潁州,阜陽的古稱也,也算是我的家鄉(我們那裡以前屬於阜陽地區,後來劃歸亳州)。三年前同樣取材于這片土地 的《中國農民調查》亦獲世界報告文學最高獎。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外部世界留意,恰恰説明這裡的屈辱,憤怒和掙扎已經到了何等地步。

這是一片厚實的土地,曾經孕育過老子,莊子,三曹和華佗,曾經是中國歷史的第一個都城,曾經是真正意義上的“中國”,曾經因爲淮河水的滋潤而富甲天下。

今天,這裡最缺乏的是廉吏,最不缺的是土匪式的政權;這裡最缺乏的是高端和低端人才,最不缺的是大片大片被廢棄的農田;這裡最缺的是哪怕一絲一毫的理想主義,最不缺的是無處不在的犬儒主義和相對主義。

AIDS。窮困。腐敗。教育資源匱乏。

一切像瘟疫一樣籠罩在這片土地上。

若干年前,我幾乎不假思索地說:我愛我家,但我決不愛我的家鄉;在我的骨子裏,我和我的家鄉陌生地一塌糊塗。

我知道我說錯了,是儅我翻開塵封已久的詩集,看到我若干年前寫下的那些文字得時候。那些用青春的誠惶誠恐的熱誠書寫出來的稚嫩的一行又一行。我回想起少時那碧藍的天,那一望無際的田野,以及無憂無慮的心靈。

我會想起讀高中時的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蹬著自行車,向縣城進發,夕陽下,綠陰閒,是我親愛的父老鄉親,我的兄弟姐妹,揮灑著汗水,不知厭倦地在田間勞作。

我會記得一次次回家,穿過一條條似曾相識的路,即將到達那個至親至愛的,生我養我的家而未到時,心下的膽怯和狂喜。

我會記住那些夏日的星空和美妙的蟋蟀聲。我的身體會一次次回味那些夏秋之際曠野中的風。我會記得每次騎車穿過高高的白楊守衛的砂礓路面上,那些年輕的心跳。

我會一次次夢到你們,我親愛的人們,我多年不見的兒時的玩伴,我愛你們。

淚光朦朧中,思念化成最美麗的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